如何看待读经界的“体罚”
 二维码 578

如何看待读经界的“体罚”

原创 2018-03-26 读经杂志 读经杂志



微信图片_20180404090755.jpg


首先体罚是必要的,其次体罚要建立在爱孩子的基础上,尽量把握好分寸。


这也是一句话就讲完的事。如果要讲,只能讲体罚应不应该的问题(因为现代社会普遍反对体罚,私塾出于教育的需要有所体罚还会受到很大的反对),这是理论问题,可以讲的。


而“体罚是否过度”是属于操作层面,个人把握的问题,外人很难判断当事人的行为是否得当,如果真的过度,家长不会同意,严重者如果触犯刑律,自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学堂并不是与世隔绝,家长对自己的孩子都是很清楚的。作为堂主,都想把学堂办好,谁会自找麻烦?所以实在不必过于替家长和人家学堂操心。


家长自有一杆秤,学堂自有定盘针。


在读经还得不到大众认可的今天,如果把“体罚过度”当做一个不得了的事情来渲染,不知会障碍多少家长让孩子读经的信心,断送多少孩子的慧命。


——选自《读经》杂志第31期——空山《读经人宜识“大体”》



微信图片_20180404090805.jpg


我们很多人对严格还是没有想透。很多家长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对孩子严格,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对孩子太讲民主了,太讲自由了,多数的家长不认同严格。《三字经》上说“教不严,师之惰”,教学不严格就是老师的懒惰,我觉得这句话讲得非常好,一针见血,你如果教孩子不严格就是你懒惰,你不要找借口,要不就是你思想上有误区,要不就是你懒惰,真的要严格是不容易的,宽松是很简单的。


但我们现在家长是不敢对孩子严格的,很多家长是怕孩子的,送孩子到学堂,他也怕学堂对他的孩子严格。我们想把他教好,我们又不能够严格地要求他,老师还没有权利管教他,我们怎么教呢?往往就变成应付了。


现在有很多人批评私塾太严了,处罚孩子,甚至有使用戒尺。我们要问一个问题,教育该不该有强制,教育能不能离开戒尺?为什么古代的私塾里都有戒尺?难道古代的私塾先生都不爱孩子,都不懂教育吗?为什么不批评古代那些培养了无数仁人志士的私塾先生,要批评我们?真的是时代的意识,人的思想改变了,我们不知不觉当中受西方教育思想的影响太深了,我们认为读经就应该让孩子每一个时刻都是快乐的,都是轻松的,老师与孩子都是朋友,都是平等的,而且家长们往往用一种监视的态度来看学堂,不给我们的老师和堂主合理惩戒孩子的权利。


前几天我写了篇文章,没想到转发的量很大,是讲《西游记》里边的孙悟空。孙悟空为什么需要一个紧箍咒?你想过这个问题吗?唐僧是很慈悲的,你爱孩子,你还比唐僧更慈悲吗?唐僧这么慈悲的人他也需要一个金箍咒才能降服孙悟空啊,如果没有紧箍咒,孙悟空是到不了西天的。


我们很多老师,很多家长,还有很多校长都忘了,他忘了老师也是一般的人,并不是神仙,老师并不是像如来佛那样法力无穷,什么样的人都能够降得住。唐僧他有修为,可以当老师了,但他还没有成佛啊!他还是个普通的人,他怎么能够带着几个徒弟上西天呢?他必须要有一个方法,要有一个强制。


一个小孩子他不就像孙悟空吗?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在我们这个时代不都是这样吗?家长如果不对他严格,你怎么能够收得住啊?你把他送到学堂里面,如果不把惩戒的权利交给老师和学堂,你让老师和学堂怎么管?有人这样说,“天下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我说你试试,很多人就这样讲话,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还有学者批评私塾处罚,说你处罚孩子太不人道了,不爱孩子,其实只是因为他自己不办学,他如果办学的话,恐怕他也免不了。


现代社会忌讳讲严格,而私塾是要真正地负责任,想要把孩子教好,要教好就要严格,一严格就招致反对。而我们作为堂主,你真的要把这个严格悟透,而且要开导家长、提升家长,我们严格不是为了处罚孩子啊,不是想要虐待他,我们只是要对孩子负责任,想把他培养好。


——选自《养活一团春意思——吴小东老师在文礼书院“清明的思考与智慧的人生”讲学活动中的主题分享》




微信图片_20180404090811.jpg


其实教育要不要体罚,这是近代以来全世界各国教育界一直在讨论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断定,也没有一个国家有施诸四海而皆准的决策。讨论得比较激烈的国家干脆就制定了“零体罚”的政策,由国家的教育单位规定下来,不允许教师有任何方式的体罚,这其中当然有很深的人道的精神,是很值得敬佩的政策。但是人毕竟是人,孩子毕竟是孩子,所以有些时候,由于管教的需要,实在难免要用激烈的手段。这激烈的手段就是所谓的体罚,希望通过生理上的难受,当下让学生对不恰当的行为有所警觉而改善。本来最高明的教育是对心灵的引导和鼓舞,如果教师跟学生心心相印,老师很自然地就能够把学生带得向道好学,不用任何激烈的手段。当然这只是理想,在现实中确实难免有一些无奈。

日本有一位教育家叫做铃木镇一,他提倡早期教育,越早越好,效果越大,认为人才要在早期奠定基础。而铃木镇一很注重爱的教育,他提倡要真心爱孩子,以爱来启发孩子自主向上、向学的能力。所以在铃木镇一看来,孩子都是很好教的,教育是一件非常令人喜悦,非常美妙的事。他看到孩子就喜欢,当然孩子看到他也喜欢。在这本《爱的教育》里,顾名思义,本来只应该谈“爱”,但其中也有一章谈到体罚,谈到用戒尺体罚。他说戒尺是不能放弃的,但他接着说要对一个孩子体罚,只有一个态度,就是你真的爱他。

只有真的爱孩子的人才可以体罚孩子,但是体罚也只有在两种情况下用。第一种情况,是他怠惰,他该努力而没有努力,他该尽责任没有尽责任,这个时候用很激烈的手段让他警惕一下,让他知道一个人要负起责任,这是人生是很重要的品质,如果因为体罚而促使孩子养成尽责任的习惯,那是最大的爱。第二种情况,是他做恶,一个孩子故意做恶,要体罚,他才能留下深刻印象,警惕做人不可以心存恶念。比如父母或教师看到一个孩子虐待小动物,那是要实施体罚的。但是一个孩子好玩调皮,就不一定要体罚;一个孩子愚笨,他功课做得比别人慢,他如果已经尽力了,你就不可以再体罚,如果因为他学习迟钝,你体罚他,你就违反人性,你就是虐待了。因为他不是不愿意把功课做好,他是没有能力。没有能力的孩子,正等待你去教育他,那是你的责任,而不是他的责任。但是他怠惰他恶行,是他的责任,所以要把责任归属清楚。

现在我不知道在我们的学堂中,如有体罚,是不是有这样清楚的认识。我前几天的讲学,一直在提倡一种思考的方法,就是“清明而完整”,我们对体罚这件事,也要有清明而完整的思考。如果体罚是由于老师喜怒哀乐的变化,那是绝不可以的;而体罚的轻重是因为老师当时高兴不高兴,那更是不可以的;或者老师对某些孩子特别放宽,对某些孩子特别苛刻,这是完全不可以的。老师如果为了他管理方便,拿着戒尺就把一个班级的秩序管好了,这是假的。所以老师为什么不做一个非常悦乐的老师,跟孩子心心相印,看到孩子他笑逐颜开,孩子很有安全感,看到老师也都欢欣雀跃。这样的师生,岂不非常幸福?为什么老师要跟孩子对抗?老师是孩子的引导者,老师的心里跟孩子对抗,就惹来孩子跟老师对抗。所以老师的心态要转过来,你对孩子有真爱,孩子也会释放出他的真爱来爱你,这一念之转,就可以把整个学堂的氛围转过来。

所以体罚的唯一态度——真爱,体罚的两个时机——怠惰和做恶。其他无心之过,如有些时候,学生贪玩调皮,老师不要那么紧张,有些学生因为头脑比较笨,更不可以把他当做敌人来看待,我们反而要同情学习能力差的人,要给予更多的关怀。这本来是每个老师,每个家长,都应该了解的,而且老早就应了解的,本来不必我这里再说,但是因为社会上的讨论,我们很感谢他们的提醒,给我们有反省的机会,我们就趁这个机会来反省一下。


——选自《永不挫折的期待——王财贵先生在第三届全球读经私塾联谊会上的主题发言》






2018年第1期《读经》杂志已经全部发出,请大家保持通讯畅通。订阅请点击文章左下角阅读原文,于文礼尚品微店下单。咨询请联系杂志客服博文老师,微信/电话:18968975937

小份订阅建议就近联系代理学堂统一购买,联系方式见下表:

微信图片_20180404090815.jpg

(代理学堂持续招募中,申请可联系客服)



▼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订阅2017年《读经》杂志

微信图片_20180404090824.jpg


▼《读经》杂志唯一授权网络购买渠道

微信图片_20180404090828.jpg

UC截图20180404085928.png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友情链接|          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儒学网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