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赵延风:先生讲学有无量义,非亲临现场不能明白
 二维码 61

北大赵延风:先生讲学有无量义,非亲临现场不能明白

2018-03-29 赵延风 文礼书院

微信图片_20180403172643.jpg


按:近年来,中国大力恢复传统文化,适应世界文化融合之趋势。中国文化发源于先秦时期,百家争鸣,在此时期,中国文化是如何形成发展的?对此疑问,请参加王财贵教授(季谦先生)“儒家之大成——先秦诸子与孔孟之教”讲学活动,一探究竟。亲临现场领略大师风范,感受中国文化传统。活动于2018年4月6日-4月9日在浙江温州举办,现正在火热报名中。详情请点击【场地变更,开放报名!】戊戌春|文礼书院“儒家之大成——先秦诸子与孔孟之教”讲学最新活动公告


此篇为北京大学的赵延风教授参加往期讲学活动的感受。(赵延风教授连续参加了三次2016年的讲学活动,而每次听过讲学,都有着非常深刻的感受)

微信图片_20180403172652.jpg

2016年6月,赵延风教授首次参加讲学活动


2016年6月,在温州泰顺首次参加讲学后,赵延风教授写下文章回顾自己的读经经历并记录自己首次听讲学的感受:


2001年,他的一场演讲使我开始亲近经典。


2003年,田田出生,我成了陪女儿读经的田田妈。


2007年我海外赴任,孔子学院印上我的名片。


2012年文礼书院成立,我应邀出席,却固执地坐在后排。


2014年,素闻在电话里说,王教授就在旁边,你不要讲话吗?我局促得又要逃离,教授说:来家里吃个饭吧!那是第一次长谈,先生题字:虚室生白。虽然即之也温,但我仍是疏离,便是去年东京再聚之后,我仍有疏离感。


究其因,我和田田读经并非义无反顾,心中惭愧,这是一层;另外,教授是儒家,而我认为不论生死终不究竟,此第二层;再有对新儒家怀有成见,此第三层。如此重重叠叠,就总是口里漫应,温州久久不能成行。


这一次,春子妈盛情约请,我下决心推掉一切去参学。三天,我只能用“震撼”二字来形容。先生从佛学开讲,笼罩性地抛出若干根本问题并方法,之后分析道家,落脚在脚踏实地的儒家,最后剖析西学,提出东西立体包容的智慧架构,圆通无碍,堪称大成。仿佛一个交响乐,初始的若干动机和线索,经过两天酝酿和变奏,不断推向高峰,到最后一讲居然彼此呼应融合,真正气象万千,明彻圆融。


我坐在最前排,可以真切感受到先生的每一手势眼神,我被他深入浅出地呈现方式深深折服,那完全不是技巧,而是智慧的流露,只有清明的内心,才能如此妙不可言地呈现;我又被儒者的弘毅担当与忘我深深打动,多次触动内心热泪盈眶。


读《论语》时,我无数次想,如果能生活在夫子身边,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慈悲、睿智、圆融、活泼,这是第二天我写在笔记本上的话。我盯着这些字,突然有一种如梦初醒之感。这位如今年近古稀的老人,几十年来就做一件事,倡导读经,他讲了2000多场,每一次都激情昂扬,他始终如一,义无反顾,不计毁誉,将几近断灭的传统火种一点点传递点燃。他的刚毅、坚定、智慧、温和、儒雅、多艺、活泼、率真,宛若夫子在我眼前。


当我离开温州,飞机升到云端,我才突然辨认出这一切。“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当我心心念念忆念夫子,必定得见夫子。只可惜,这许多年,我认不出。


然而,一旦辨认出,怎能不相随?

微信图片_20180403172659.jpg

2016年12月,赵延风教授作为嘉宾在讲学活动上分享


2016年12月,在温州第三次参加讲学后,赵延风教授再次写下自己的感受:


这是今年我第三次去温州听课,听王财贵先生讲《文化的根源与生命的学问》,相同的题目,我半年听了三次!每次三天,我仿佛都是在生命的长河中随一位睿智的向导泛舟,每一次都经过不同的风景,都让我更深地窥到文明的波纹下映出的人心与人性,更让我坚信,原来大千世界不过在于方寸,这坚信如今是如此真切,如此亲切,如此确切。


很多人来这世上一次,只在惯性里随大流生活,不知为何而来,也不知如何而去,只是这世界匆匆的过客,从来不知道命运的开关在哪里,当然也就谈不上把握。而我们,正如但丁所言,就在我们人生的旅途中,醒悟过来!这清醒是缓慢的,然而是坚定的。有一位听课的男士对我说:这三天,我像是从大梦中醒来。我本来是为了儿子的教育来听课的,没想到这是对我人生的教育啊!


没错,先生只是由教育入手来启发人生的,他每天讲六七个小时,那些话语从清净心里流出,自然就会荡涤尘埃,让你从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停顿,一个手势中蓦然瞥见自己的真心。这是由生命启发生命的讲学,是由心灵呼唤心灵的讲学,是由光明点亮光明的讲学,只有在现场,你才能感到那种冲击力。


课听到第三次的时候,我不觉得是在听别人讲,而觉得是在听自己的心声。于是在那一刻,当先生问到,《论语》哪一句最为重要?我心里自然流出——“我欲仁斯仁至矣!”论语两万字,但我笃定此刻必然是这一句。只听先生缓缓地说:若定要讲,那就是“我欲仁斯仁至矣!”


不止言传,更有身教。第二天晚间,在讲了一整天课,又观看两个多小时的分享后,晚上9点多,先生又被拉去参加一个活动,他,聆听,发言,又一个多小时,最后人家要他给会员授牌,他就一一鞠躬,一一授牌,一一微笑,一一合影,一共26个人!我站在那里望着他,他不累吗?终于照好了相,他回到位子上坐下来,没有一点倦意,没有一点不耐烦,居然饶有兴味地研究起人家给他的那块牌子来。我告诉自己:这一幕,你要牢牢地记在心间。当你倦怠的时候,就拿来比照比照!他为了什么?他图什么?想起上周(在北大)楼宇烈老师说的:为让众生得欢喜啊!


第三次去温州听课的时候,我才明白《论语》里为什么要详细记录夫子的举止,其中有无量义,非亲自在现场感受而不能明白。





微信图片_20180403172704.jpg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