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论语孟子法
 二维码 499

论语》、《孟子


时间:2009年8月27

地点:庐山东林寺 


各位晚上好!


  各位知不知道,刚才的师傅上来跟我小声的说什么话?说今天的课到八点钟结束,就是讲一个半小时,本来两个小时,变成一个半小时。我想大概是因为我昨天讲太多了,超过时间,所以今天把我砍掉半个小时,呵呵。不过今天时间长短比较没有关系了,因为这个主题比较灵活,可以多讲,可以少讲。


  本来主办人邀我来这里跟各位讲一些课程,我一时也不晓得讲些什么好,所以就只给了两个题目,其他的我说到了以后再说。这几天下来,我感觉到我们学员很好学,有不少人在课外私下来找我谈论,所提的问题很有深度,对时代的文化问题有相当的关怀。其实学员们如果有特别想要听的题目,可以向我建议,或许我可以依照各位的需要讲。如果大家没有特别的建议,那就只能照我的预定,原来所定的主题是讲论语论语也不知从何讲起,今天就姑且开个头,就讲一个题目叫做“论语的读书法”,或说“怎么读论语”。


  怎么读论语呢?我是借用古人的意思,尤其是朱熹引用程子的几段话来说──所谓程子就是程氏二兄弟,程明道、程伊川,统称程子。不过依照朱熹的性格和他学术的特色,他所引用到的,大部分都是程伊川的言论──我们今天所给大家的讲义是程子所谈到的有关“论语》、《孟子的读书法”。论语》、《孟子两书的性质是类似的,所以讲论语,往往顺便提到孟子。朱熹所引用的程子言论,是远在八百年前说的,但对我们现代的人,还是具有很大的启发性。现代人以为自己眼界开阔了,但并不一定就真会读书,也就是说并不一定懂得读书的方法,或者说并不一定知道用什么心态去读书;尤其是对不同性质的书,可能要用不同的态度用不同的方法去读,这是一般人常常忽略的。一般人都在读书,但是不是能够读得对路读得有效,这是很可疑的。今天所以选择这个题目,其实也是缘于我自己读书的经验──我年轻时,读到这几段文字,很受感动,很受启发,所以我希望能够提出来跟各位共勉。


  就在前几年,美国有一个学者阿德勒,出了一本书,书名叫做《如何阅读一本书》,作者在序言上说这个时代谁不读书几十年?所以他预想这本书,应当不会引起人们太多的兴趣。但是出乎意料之外,这本书出版以后,大受欢迎,一版再版,成为畅销书,世界各国争相翻译;台湾也有翻译,也成为畅销书。这本书原来有四百页,有些读者反映,能不能写得精简一点,所以作者又编了一册精简本,更为畅销,台湾也把精简本翻译出来。你看,“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样子的题目居然大受欢迎,居然还要出两种版本,而且像台湾这样并不热衷读书的地方,居然把两种版本都译出来。可见全世界的人表面上好像都在读书,但是并不一定会读书。


读书的要领


  那么我们现在要谈的是如何读论语》、《孟子。在座有些人的学问或许已经相当高了,这个主题对他来讲可能比较浅近;但如果大家像我年轻时一样,读论语》、《孟子的时候,并不一定能够把握其中的要领,那么我们今天来讲这几段文章,应该有相当意义的。


  讲到读书,我想到当代国学大师钱穆,钱宾四先生,曾经这样说——因为他主要是学历史的,他主要的成就是历史学——他有一本历史名著导读的书,也就是告诉人如何读历史名著的书,在序言中,他告诉读者,读一本书,尤其读名著,最重要的是要从书里面读出一个生命。因为一本书之所以有价值,之所以动人,不是文字、句子、文章、内容,乃是,文章背后有一个大的生命,在支撑着这本书,所谓“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所以读书的人不是只读文句,要从文句里面去体会到,甚至冥冥中去感受去看见书背后的精神气力,其实就是这本书作者的生命,因为作者是用他的生命去写这本书的。钱穆举例说,如果我们读史记,我们应该从史记的文章中,体贴到司马迁的生命特质,除了司马迁对于历史的记录外,要彷佛听到他内心不平的呼喊。


  扩而充之,我们读论语,要从论语里面,体会到孔子的精神,好像孔子就从论语书里走出来,让你当下面对他,与他的弟子们一起生活着。读孟子、读其他有意义的书,也是一样。凡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一个有学术成就的人,他写作一本书,这一本书的文字承载了他的思想,而他的思想,就是他的智慧的流露,他的智慧就是他的生命的结晶。这本书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堆白纸黑字,文字是死的,但是字里行间所展现的智慧是活的。智慧如果是活的,这个生命就永远活在任何一个当下。


  今天我们引用的几段文章,都是白话,本来是不需要讲的。昨天我请陈师兄去影印这些资料,后来陈师兄跟我说,他自己偷偷地先看了两遍,感觉大受启发,可见如果让大家自己看,也就可以了,不需要我再来噜嗦。但是,既然我已经坐在讲台上,就尽我所能,稍微做点发挥吧。


  好,现在请大家一条一条地看。为了尊重古人起见,我们每一条要讲以前,都先念一遍。就是我念一句,大家跟着念一句。这样念一遍,一方面自己会留下印象,并且会有大略的心得,另一方面也可以收收心静静心。请先看第一条,来,请跟我念。


程子曰:学者当以《论语》、《孟子》为本,《论语》、《孟子》既治,则六经可不治而明矣。读书者当观圣人所以作经之意,与圣人所以用心,圣人之所以至于圣人,而吾之所以未至者,所以未得者。句句而求之,昼诵而味之,中夜而思之,平其心,易其气,阙其疑,则圣人之意可见矣。


  这文章的意思这么浅显,谁不明白呢?不过,经过这几句话一提醒,我们会更加警惕,因为我们平常读书,确实没有这么用心。这里说学者当以论语》、《孟子为本。学者,是泛指一般的读书人,尤其是指学生,不是说那些有学问的学者。这里的学者,当然都是指成人,程子认为读书人读书要以》、《为根本为基础。其实就连现在我们提倡的儿童读经,也是建议从论语》、《孟子开始,这也是以论语》、《孟子为本的意思。


  接着一句话很重要,“《论语》、《孟子》既治,则六经可不治而明矣。”这一句话可不要误会,以为我们就真的可以不治六经了,这是一种文学性的修辞方法,是一种